人間丨看相算命不能說的秘密,現在可以告訴你了

編者注 

許多人認為,孤寡與我們很遠,與我們無關,認為孤寡只是偶然事件,是個人修為。 

可事實卻并非如此。它像天上的隕石,不知什么時候會落在你身上,砸中你。每個人生,都是一段無法預料的旅程,每一個人,都有可能成為隕石擊中的一員。 

孤寡老人生存狀態調查組用大半年的時間,在湖北、河南采訪了七百多位孤寡老人,重點撰寫了其中的六十多位,涉及兩個省幾十個福利院。這些寡居者,他們不是與我們無關的人群。




口述人:但漢泗,男,1942年生

鄂州梁子湖涂鎮畈上但村人

農民、當過木匠和油漆匠、一輩子以算命看相為主業

2006年入住涂鎮第一福利院

我算命是有名的準

我喜歡說話,不懂的,說我愛吹牛。人都怕孤獨,不光是我,樓上的熊老漢也一樣,我們倆經常坐一起說話。我眼睛不好,都是他來我的房間。天南地北,陳年舊事,想到哪說哪。一般都是我說,他聽。深更半夜,也舍不得回房去。

有一天我跟他說文王八卦,他聽得入迷,院長巡夜來提醒了好幾回,他都不肯離開,后來實在怕影響隔壁老人睡覺,他就走了,但走不多久,他又來敲我的房門,說是找不到房間了,人老了,經常發糊涂。

后來,熊老漢要在我的房間打地鋪,難得有個伴,我就把我鋪上的棉絮和涼席都給他,我一個人睡光鋪板。那晚,兩個人根本沒睡,而是接著瞎說,一說就說到天光了,但我們不敢太大聲,只能捏著喉嚨說。

真是奇怪,我就是喜歡說話,這可能和早些年算命的經歷有關。畢竟要靠嘴皮子吃飯。

那些年,我算命還是準的。朝你一望,我就知道你在行什么運。算命是要當場兌現的,心服口服了,人們才會給錢。干這行不簡單,要知道天干地支、六十花甲、五行相生相克、刑沖克害等等,復雜得很。光懂那些還不行,還要有悟性。比如,看相的時候,看神、看氣、看色,察言觀色。

有一年,我在江夏縣擺卦攤。那天早上,卦攤才剛擺開,一個撿破爛的來了,破衣爛衫,背著個蛇皮袋子。我天天都能見到他,只是從來沒說過話。那天,他突然要我給他算命。我沒有答應。他賴著不走,還說算命的看不起人。

他說這話是有來歷的,一般算命的要看人算,也不是真的瞧不起人,算命人有規矩,算了苦命是不能收錢的。我們給人算命為的是賺錢糊口,不收錢,就白看了。再說,我還沒有開張,就給一個撿破爛的看了,怕兆頭不好。

眼看趕又趕不走他,我就隨便看了看他的面相,這一看不打緊,我突然發現,他在走大運,但我還是不能給他看。撿破爛的人,平時一分錢兩面看,要他給算命錢肯定舍不得。說不定還會賴皮說我算得不準。

我說,看你的面相,顯示你發財了,但給你算了命,你要給我錢。而且給少了,不要,我要一千元,不然就不算。撿破爛的臉上笑開了花,說,給你一百行不行。我說不行。他說,那你總要算準了讓我信服。我就開始仔細看他的面相。

我看他印堂發紅,笑聲爽朗,而且眉宇間有得意之氣。我算定他這三天內,必有一筆橫財,是天上掉下來的。我沒有再多說什么。結果,撿破爛的服了,主動說明了情況。原來他被高空丟下來的包砸了頭,里面有大幾十萬,就是前天的事兒。其實這個事兒看他的神色就看出來了。

至于為什么是最近三天,那就學問大了,氣在臉上行走的時候,有一百多個部位,每一個部位都會有不同的運氣,這是高深的問題,要慢慢琢磨。后來他給了我一千元。

還有一次是看牢獄之災的,也準。我們塆有個后生,獾子眼,眼睛揚著,會唱歌跳舞彈琴,還會理發。可是他不務正業,小偷小摸,跟別人鬼混。

有一次,他們把臉涂黑了,只留兩只眼睛,跑去搶養鴨人的錢,事發被抓了。一開始我不知道。發生這件事之前,我在咸寧擺攤算命,這個后生在街上碰到我,他和我是遠親,該喊我舅舅。他說沒有吃的,也沒有錢租房子,讓我借點錢給他。我就借給他兩百元。可他把錢拿去賭輸了,房租還是沒交。

后來房東跑來街上找我,說我的外甥讓他來找我要房租。我氣壞了,收了攤子跑去他待的理發店,把他拽著去見房東。雖然他年輕,但還是沒有我力氣大。房東很生氣,甩了他兩個巴掌。

自那以后,他就把我當仇人,錢不還不說,還找我的麻煩,惡狠狠地跑到我的卦攤前要看相算命。為了讓他學好,我就很認真地給他算了。我算出他在十天之內必有牢獄之災。我直話直說了,其實是希望他能引以為戒,趨吉避兇。可是他把我的話不當一回事兒。后來一直沒有看見他,回家后才知道,他被抓了。我算準了不出十天,是因為他這個人狗改不了吃屎,沒有錢用了肯定要去偷去搶,那就有牢獄之災的隱患了,再一個他的神色飄忽,我才敢如此斷定。

這樣的例子太多了。在咸寧師專旁邊碰到過一個婆婆,穿金戴銀,長得又白又胖,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。從外表上看根本不是苦命人,可我算出她苦命。我算出她早在三十多歲的時候,死了丈夫,是被她氣死的。她的臉色立馬變了。我還算出她有兩個兒子,大兒子已經死了,兒媳婦走了,剩下一個孫女;小兒子病在床上,馬上也要死了。婆婆一臉慘白,眼淚嘩嘩直掉。她說我都算準了,要給我錢,我堅決不要。

因為我沒有破解之法。

這樣的例子太多了。我算命是有名的準,在咸寧算命的時候,我總是在糧店前面的林蔭道上擺攤,很多人都會慕名前來。

我走上算命這條路,既是巧合也是天緣

我的眼睛是這兩年才看不見的,早先,亮得很,我還當過油漆匠,傲著哩。

1958年下學堂之后,我回家做農業。過了三年困難時期,稍稍有了點糧食,我就又從1962年干到1966年,沒日沒夜地做,但還是吃不飽肚子。

1967年開始,可以出去做副業了,但每個月要上交生產隊六十元錢。那時候錢貴,鹽幾分錢一斤,米一毛二分錢一斤。上交六十塊錢,好大壓力。可我還是想出去。我去挖煤、拉大鋸、背樹木,后來還學會了做木匠。一步一步走,我的心里總是想著要去找快活事做,所以換了一行又一行,直到學會了做油漆,才安心下來。

油漆匠比木匠來錢快,輕松,但氣味難聞。天下沒有好做的事,我做過那么多苦力事,做油漆是比較快活的,所以我就一心鉆進去了。

我的工程隊最多的時候有二十多個人,我要安排做事,發放工資,很操心。1983年前后那兩年是我賺得最好的時候,一年能凈賺大幾千塊。那時候這是很厲害的,大米才二角三分錢一斤呢。

口袋有錢,腰板就硬,人也就變得闊氣,很多人識不透我,還以為我是當官的。在鄂州那幾年,生意特別好,大小工程一個接一個,我每天早晨出工前,都要在租房樓下的小店,買一包永光煙。那是貴煙,八角錢一包,而一般人抽的都是五分錢一包的紅花,大公雞一角錢,好一點的新華兩角五,再好一點的星火是三角,可我抽的是八角一包的永光。

過早呢,就吃一塊錢一碗的肉絲面。我的穿著也很光鮮,穿西服打領帶,提公文包,口袋上還要插一只鋼筆。為了接工程,底氣足一點,這些派頭不要不行。再說,我當時手上確實有錢。1984年,像我這樣有錢的人不多。

萬萬沒有想到,我做油漆的好運氣一下子就沒了。朋友介紹我去省公安廳做工程,搞外墻裝飾,架子工,是高空作業,做金屬油漆,要系保險帶的。人吊著,有跳板。工程隊有個小伙子是當兵轉業的,藝高人膽大,不系保險帶。后來就出事了。他直接站在跳板上,腳底滑了,掉下來摔個粉碎。我那幾年做的錢全部賠了。

工程隊解散,我成了無業游民,滿世界轉。轉到黃鶴樓,碰到了一個算命先生,他姓谷,留著山羊胡子。他的生意很好,我想算個命,卻排不上隊,就一直在他的攤子前守著。農村有這樣的說法,誰要是走了霉運,去算個命抽個牌,可以解一下難。谷先生給我看了相算了命,把我的前生今世說了個遍,什么都不落下,都讓他說對了。我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
我一下子上癮了,天天去他的攤子,看他給別人看相算命。反正我找不到事做。后來谷老先生就知道我想學算命了。是的,我著魔了。自從見到這個半仙,我就想學算命了。于是,我就想到了以前發生的很多事,覺得那都是神的啟示。

工程隊解散后,我去了一趟歸元寺,數羅漢。我試著從不同的門進去,從不同的地方開始,到不同寓意的數字前結束,我看到的羅漢形態各異,喜怒哀樂無一雷同,有的還捧著經書,全都古樸可親。后來我去問寺內的和尚,他說,這表明我是一個吃快活飯的人,吃文飯、口才飯。我說,我沒有文化,沒有口才,怎么辦?他就說,你可以買書自學成才,菩薩會保佑你的。當時我迷迷糊糊的,還覺得老和尚是在敷衍我呢。

后來又發生些事兒,之前我都不在意,可碰到谷先生之后,就全部聯系上了。我覺得這些都是神的諭旨。于是開始禮佛,一心學算命,并最終走上了看相算命這條路。

鄉村里藏著很多秘密

那些年算命,到處游串,我發現了很多鄉村秘密。有人說我是開了天眼,也有人說我是胡說八道。可我自己心里清楚啊,我的直覺、心靈感應都靈驗得很。當然,這里面有不能說破的秘密,肯定不能說破。說破了,誰還信我呢,要保持神秘。但現在,我可以告訴你了,其實我就是善于觀察。

我發現行為是會傳染的。有一段時間,我們附近幾個塆子總是有女子喝藥尋死。大家都弄不懂,尤其是吞安眠藥的那個女人,家庭幸福得很,無緣無故為什么要自殺呢?大家議論紛紛,想不明白了,就只好賴到鬼的身上,說是有喝藥死的女鬼在找替身。可是女鬼找替身,為什么要找那幾個人,而不找別的人呢?

我仔細一打聽,那些喝藥的女人,家里都沒有男人,男人不是在外面承包工程,就是做生意發了點財。1990年代,到處冒暴發戶,鄉村很不安靜。

村子里鬧得紛紛揚揚,不知道怎么辦的時候,我去了。我前不久學到了催吐的辦法。我給我們家的豬催吐過,豬吃了有毒的莊稼,口吐白沫。給豬喂味精,豬就把毒藥吐出來,好了。我想,人和豬應該差不多,也可以用味精催吐。果然,一包味精喂下去之后,那女的哇哇往外吐東西,苦膽水都吐出來了,當然就活了。大家都說我是活神仙,其實我不過是留了心,把生活經驗及時用上了。

我信佛,心里總有一些特殊感應。曾有一段時間恍恍惚惚的,總覺得會有事發生。果然,我們塆有人家出事了,女的是個癱子,整天在床上起不來。他們家的生活很貧困。那天他們夫妻吵架了,女的坐在家里哭,聲音很慘,我們就都往他們家去了。聽那女的說,他的老公尋短見去了。大家就都驚慌了,到處去找。我有直覺,仿佛知道他在什么地方,就不慌不忙地往山上走,果然,我在山上找到了他,他往樹上掛了繩子,但并沒有尋短見。在砍柴呢。

我知道他不會尋死,因為我們農村人有韌勁,不到萬不得已,絕不輕易放棄。他的妻子害怕拖累他,不肯活了,他這是用死來威脅妻子,意思是你要是死了,我也去死。我知道他們很恩愛,所以斷定他不會去死。還有,就是那天我去他們家看了看,發現他們家的砍柴刀不見了,我就知道他是上山砍柴去了。

我算錯了自己的命,本不該孤寡的

這一輩子我不缺錢花。我年輕的時候,長得好,就是太信命了。算命的說我一生沒有婚姻,我就沒有認真去搞那個事兒。但現在回想起來,我覺得,我算錯了自己的命。我本不該孤寡的。

我有過一段婚姻。1993年,我去金山店做了上門女婿。對方是1954年生的,有兩個孩子,大孩子十四歲了。她做了結扎,但瞞著我。我知道后并沒有生氣。我想,既然算命的說我沒有婚姻,肯定是說沒有兒女,現在能有一段婚姻,就不錯了。我在她家待了五年,盡心盡力幫她養孩子,是想在她家里養老。

可是后來她加入了黑道,家里總是來一些兄弟姐妹,不開電燈,烏七八黑的。他們是不要父母子女的人。后來,見我在家里礙眼,她就讓我去廣東打工。回家過年的時候,我發現她把我供在家里的觀世音菩薩放在了床底下。

我很氣憤,我一個光棍,什么都沒有,就只有這一尊天天要燒香叩拜的菩薩。連這我都保護不了,讓神靈蒙羞,我還混什么?我就舉起了巴掌,沒再和她過下去了。

1983年,我收過一個女徒弟。她的名字叫胡桂蘭,蒲團鄉的女伢,二十歲。那年我已經四十了,但看著不顯年紀。女徒弟當時是黃毛丫頭,面黃肌瘦,還有雞蒙眼,一到晚上就看不見。我蒸烏雞給她吃,用偏方把她的病治好了。

從此,女徒弟就對我上了心,除了用心學我的手藝,還照顧我的生活,甚至時不時暗示,要服侍我一輩子。算命的說了,我命中沒有婚姻,肯定不能害她。她是我的徒弟,而且還小我二十歲,如果兩個人在一起了,會有人說閑話。于是,我找了個機會,以出師為由,把她趕回家了。

我一直都沒有成家,后來還有一個當官的家里的女人和我好過。她當時在國營飯店上班,我接工程,經常會請人吃飯,出手闊綽,她看上了。后來去她家里打麻將,麻將桌上眉來眼去,很容易惹火,當晚散場后,我們就好上了。



她的丈夫是某局的局長,出差快一個月了,我們好了很長一段時間,她丈夫出差回家后,她還以翻新家具的名義把我請到家里。她的丈夫,人很好,胖墩墩的,很和善。見過她的丈夫后,我就不想再和她鬼混了。為了讓她死心,我果斷地結束了在鄂城的生意,去咸寧開拓新地盤,后來又去了武漢。也就是那年,我的工程隊出事了。

我其實心不壞,但老天對我不好,也許是說我不該沾別人的女人。想到算命先生說的話,就覺得是我做了錯事,上天懲罰我。

題圖:VCG

相關推薦

發財參考

十二星座中誰要錢不要命

admin 發布于

正文 十二星座中誰要錢不要命 2009年11日23日 08:26 鳳凰網娛樂 【 】 【】 錢、錢、錢 我要賺錢! 你是否就是那個要錢不...

發財參考

飛機之上過除夕

admin 發布于

做客瀟瀟貓家,大家商議著年夜飯的菜譜,雖然有群策群力的大腦激蕩,但左思右想還是不著邊際,原因只有一個,就是平時的周末大餐,早把當年屬...

捕鱼四海龙王 北京赛车pk10规律 北京麻将抓牌顺序 福建11选五玩法介绍 15选5尾数走势图 福彩开奖号码走势图综合走势图 股票底部放量下跌 富贵互娱棋牌正规不 意甲赛程2020赛程表 丫y陕西麻将 意甲5月恢复训练新闻 哪个版本的豪利棋牌 股票买卖入门基础知 申城棋牌真人斗地 东方网络股票股吧 pk10算法 赛车图片